入室盗窃被抓算是既遂还是未遂

入室盗窃被抓算是既遂还是未遂

一、基本案情

2016年9月16日19时许,被告人罗某在S县的某住宅楼内,用事先准备好的钥匙进入被害人赵某的房间,在床头柜内的钱包里翻到500元人民币并装入自己裤袋内,继续翻找其他财物时,被从外面回家的尹某夫妇当场抓获,找回被盗的500元,并报案。

二、主要分歧

被告人罗某入户盗窃,将500元放入裤袋后并被当场抓获的行为是否应当定为既遂,存在三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入户盗窃系《刑法修正案(八)》增加的行为方式,与“数额较大”或“多次盗窃”并列在刑法条文中,成立独立的构成形态。而且从条文表述看,即只要有入户盗窃的行为,便构成盗窃罪,所以入户盗窃是行为犯,在本案中,行为人实施了入户盗窃的行为,不论是否实际控制财物,都构成盗窃罪既遂。

第二种意见,入户盗窃只是构成盗窃罪的一种行为方式,而盗窃罪保护的法益是公私财产,所以入户盗窃行为方式的盗窃罪依旧应以保护财产为法益为准的结果犯。因被告人在获取财物没有出户就被抓获,应认定为未遂。

第三种意见,入户盗窃系结果犯,但本案盗窃的财物为小件物品,与大件物品不同,放入口袋便控制了财物,按照盗窃罪既遂的通说观点“失控加控制说”,本案应构成盗窃罪既遂。

笔者赞成第三种观点,罗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既遂,具体理由如下:

(一)入户盗窃应认定为结果犯。第一,从法条设置来看,入户盗窃是盗窃的一种方式,没有也不应超越盗窃的范畴,《刑法修正案(八)》将“入户盗窃”作为构成犯罪的一种情节加以考虑,源于其性质的严重性,可以和数额较大、多次盗窃相提并论。同时,也和两者一样,都有既遂未遂之分,如将其理解为行为犯,则意味着只要着手实行了入户盗窃行为,便构成犯罪既遂,此种情形就没有未遂状态。第二,盗窃罪旨在保护财产不受侵害,因此盗窃罪本质因属于侵犯财产性犯罪,“入户”是盗窃的方式,“盗窃”才是体现罪质的行为。所以入户盗窃行为方式的盗窃罪依旧应以保护财产法益为准的结果犯。

(二)盗窃罪的既遂标准应采取“失控加控制说”。刑法的目的是保护合法权益,那么刑法分则条文在每一个罪设置上所意欲保护的合法权益(客体)是否发生实际损害,当然就成为犯罪既遂认定的根本标准。在犯罪构成理论中,对每一种犯罪所能造成的具体权益损害的刻画,便成为司法操作中识别犯罪既遂的基本标准。在确定犯罪既遂的各种具体类型时,均应当以行为规律性地必然会对具体权益引发的某种实害为着眼点,只不过实害的表现形式各有不同。因此,认定犯罪既遂的一个决定性前提就是准确领会并合理解释刑法在各具体罪名中所意欲保护的客体的内容。关于盗窃罪的既遂标准,理论上有接触说、转移说、隐匿说、失控说、控制说(取得说)、失控加控制说。一些人认为,只要行为人取得(控制)了财物,就是既遂,但当行为人把被害人的财物从窗户扔下,被他人拾取,此时行为人未取得财物,依旧构成盗窃罪的既遂。因此通说观点为“失控加控制说”。

(三)何种情况下为失控应予以区分情况。该注意的是,在认定盗窃罪的既遂与未遂时,必须根据财物的性质、形状、体积大小、被害人对财物的占有状态、行为人窃取样态等进行判断。如本案中的在入户盗窃时,就体积很小的财物而言,行为人讲该财物夹在腋下、放入口袋、藏入怀中就是即遂,因为被害人丧失了对财物的控制;只有就体积很大的财物(如电视机)而言,一般要搬出房间才能认定为既遂。

综上所述,罗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非法进入他人房间,窃取500元人民币,应当以盗窃罪既遂定罪处罚。最终,该案提起公诉后,法院也以被告人罗某犯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九个月并罚款2000元。

    延伸阅读:
  •     盗刷他人信用卡多少钱构成犯罪
  •     偷换商家支付二维码的行为,是盗窃罪还是诈骗
  •     购买赃物是否构成犯罪?
    • 推荐阅读
      生活中使用信用卡的人很多,如果自己的信用卡被他人盗刷了,有的人可能会报警处理。那么盗刷他人信用卡多少钱构成犯罪
      最近更新
      在婚姻的冲突中,我们应该用非攻击的方法来表
      在校园暴力犯罪中,杀人要被判刑,法律依据是
      在当今的社会中,网络和通讯技术也在高速的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