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如何认定“分手协议”的效力? 5个建议不可不知!

随着维权意识愈加深入人心,因男女双方恋情结束而签订“分手协议”的情况可以说是屡见不鲜,不管是男女恋爱关系中,还是非婚同居关系中,甚至是婚外同居关系中,都不乏“分手协议”的身影。其中,与婚外异性同居是为我国法律明确反对的行为,那么在该种情况下签订的“分手协议”的性质与效力究竟如何呢?

法院如何认定“分手协议”的效力

2010 年 11 月 15 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中国法院网公布《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征求意见稿)》向全社会公开征求修改意见和建议。其中第二条规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为解除同居关系约定了财产性补偿,一方要求支付该补偿或支付补偿后反悔主张返还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合法婚姻当事人以侵犯夫妻共同财产权为由起诉主张返还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并根据具体情况作出处理。”这是司法部门第一次将婚外同居分手协议以法律条文形式对其效力进行规定,但是正式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最后只有 19 条,相比于原来有 21 条的《征求意见稿》少了两条。缺少的两条中就含有争议较多的《征求意见稿》的第 2 条,即关于“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为解除同居关系约定财产性补偿”的问题的条文被取消了。为什么取消这一条?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长杜万华解释说,因为婚外同居这种现象比较复杂,在具体实践中难以以司法解释相关的条文来一一对应,不规定不等于不正视。他指出,基层法院在审理相关案件的时候,以后要坚持维护社会主义道德风尚和善良风俗,维护婚姻家庭稳定,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

但是在现实审判中,因为我国法律尚无与婚外异性同居分手协议效力的规定,对于分手协议,有的按照《合同法》的意思自治定性为有效,有的按照《婚姻法》中违背国家一夫一妻制的强制规定而认定无效。这种模糊性判决导致了在司法实践中经常同样的案件在不同法院却有不一样的结果。

本文参考多则法院裁判案例,归纳目前法院对婚外同居分手协议的性质与效力的司法观点如下:

1、协议有效论,该观点认为这是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应该尊重当事人的合意。

2、协议无效论,该观点认为分手协议的签订是在婚外同居这一违法关系下签订的,同时也违背了国家与社会的善良风俗,乃社会不良风气,应得不到保护。

3、自然债务论,该观点与征求意见稿的规定不谋而合。通过仔细解读《征求意见稿》第 2 条的规定发现其实际包含了两层含义:第一层意思是对婚外同居分手协议,如果一方未按照协议履行支付,另一方起诉到法院要求履行支付的,法院不给于支持;第二层意思如果一方已经按照协议履行支付,但事后后悔主张返还的,人民法院也不给于支持。总的来说就是认为分手协议效力的性质属于“自然债务”,即只有受领力,没有给付请求力。

案例筛选及效力分析:

案例一

【简要案情】

陶某与周某系夫妻,双方于2005年2月7日登记结婚。2010年6月,刘某与周某开始交往,发生婚外不正当男女关系。2011年7月11日,刘某及其父亲赶至陶某家中并与陶某及周某发生争吵,经周某报警后,该四人被带至派出所,由当日值班民警进行调处。经陶某、刘某、周某及刘某父亲四人共同协商后,周某和刘某签订“分手补偿协议”,约定:“周某在2011年7月17日前支付2万元给刘某;此后,从2011年8月起至2012年1月,周某每月支付刘某5,000元;至此,周某共支付刘某5万元作为精神补偿;即日起,只要周某按上述时间及金额支付钱款,双方均不得以任何理由,以上门、上单位、电话、邮件、短信及其他方式打扰和影响对方的工作、生活、家庭、朋友、同学等,更不能采用任何其他方式危及对方人身、财产及家庭……”2011年7月15日,周某通过银行转账给付刘某2万元。后陶某起诉请求判令:1、确认刘某与周某之间签订的2011年7月11日签订的协议无效;2、由刘某返还周某分手补偿费20,000元;

【法院裁判】

关于本案“分手补偿协议”的效力争议问题,陶某主要观点为:周某无权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故未经陶某同意的“分手补偿协议”是无效或可撤销的合同;刘某和周某之间的不正当男女关系违背社会的公序良俗,所签的“分手补偿协议”内容不合法,应属无效。刘某则认为:“分手补偿协议”系刘某和周某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得到了陶某的当场确认,故该协议应属有效。

一审法院认为,该协议是经陶某、刘某、周某及刘某父亲四人共同协商并同意后而由刘某和周某签订的,系陶某真实意思的表示,故陶某应对其行为产生的法律后果负责,现陶某以周某未经其同意私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为由主张“分手补偿协议”无效或可撤销的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采纳。周某应当按约履行付款义务,故陶某第二项诉讼请求即其要求刘某返还2万元,法院也不予支持。

故一审法院判决驳回陶某的诉讼请求。陶某不服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周某在其已有配偶的情况下与刘某建立和保持不正当婚外恋关系,该行为明显损害了上诉人陶某与其合法的婚姻关系,且明显有悖于社会公序良俗,而本案系争分手补偿协议实质系周某和刘某为解除双方不正当婚外恋而签订的赠与协议,故该分手补偿协议应认定无效。因此,刘某不得依据该“补偿协议”要求周某支付剩余的3万元。由于“情债”属于“自然之债”,对于已履行的部分,也不得以不当得利主张返还,即对于张某已支付的2万元,陶某不得要求返还。上海一中院作为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民事判决,认定张某和刘某签订的“补偿协议”无效。

【案例评析】

该案一审法院对分手协议持意思自治有效的观点,二审则倾向于《征求意见稿》中的自然债务论,由此可见,对于同一案件,审理法院所持的观点不同,审理结果将会产生巨大的差异。

案例二

【简要案情】

2003年底,吕某结识了20岁的杨某,在吕某的追求下,两人确立起了男女朋友关系。此后的四年里,杨某三次堕胎,后来患上了多种妇科疾病,并因此影响了生育能力。后杨某发现吕某为有妇之夫,因不肯放弃自己的家庭,2010年5月,吕某与杨某签订了一份分手补偿协议:吕某承诺支付杨某20万作为补偿。在签订协议当日,吕某先支付2万元,余下的18万元,分四年支付完毕。后吕某在一次性支付2万元及在随后的三个月内每月支付3000元后,拒绝履行协议约定的义务。杨某遂将其告上法庭,要求吕刚一次性支付全部费用。

【法院裁判】

法院经审理认为,基于合法婚姻外不正当男女关系而发生的民事行为(如赠与合同)是否无效,不能一概而论。当事人以建立或维持婚外恋为目的的民事行为,因婚外恋不仅损害了合法的婚姻关系,也明显有悖社会的公序良俗,属于《合同法》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无效民事行为;而以解除不法的婚外恋为目的的民事行为则与前述情形不同,解除婚外恋是当事人主动改过的行为,其后果亦有利于社会伦理规范的恢复,故以此为目的的民事行为并无违背公序良俗之可言。且法院认为协议书的赔偿期限过长,综合本地的经济水平及吕某的经济状况,一次性支付余款15万元并非特别巨大之数目,故判决吕某一次性支付15万元。

【案例评析】

认定婚外分手补偿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的判决在某些方面确实具有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但再深一步考虑,这样的判决是否忽视了“第三者”的相关权利,是否对“第三者”不公平。因为在很多情况下,“第三者”也是受害者,比如她不知道或者被欺骗,与自己同居的人已有配偶而献出了青春和感情,当婚外同居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婚姻,解除与第三者的同居关系而给同居的“第三者”适当的补偿,这种补偿协议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说存在相当程度上的合理性的。 反之,会造成婚外同居者玩了白玩,还能全身而退,也是有违公序良俗和公平原则的,同时也会给社会起到不好的示范作用。

【律师评析】

诚然,我们从事民事活动都应该遵循公序良俗原则,婚外同居行为显然与公序良俗原则背道而驰,但是如果我们因为婚外同居行为不符合善良风俗,而认定婚外同居当事人所为的其他一切民事行为也无效的做法也是不合理的。

从以上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出对因婚外同居所为的民事行为及签订的补偿协议应该区别对待,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从当事人的动机、目的、主观善意、恶意,以及处分的财产是个人财产还是夫妻共同财产以及对社会造成的影响等不同情形分别认定该协议是有效还是无效。

综上,就“分手协议”在法律层面得到支持的可能性及风险,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1)为了避免将“分手协议”定义为“赠与合同”,提升“分手协议”的效力,可将一方给付的款项明确为“精神抚慰金”或“精神损害赔偿金”。

(2)实务中,有的当事人将“分手协议”约定为欠条的形式,由一方给另一方出具借条,声明一方向另一方借了多少钱。持条人诉讼时,法官会以当事人之间不存在真实借款关系为由,驳回持条人的诉讼请求。因此,此种方式不可取。

(3)实际上,为了结束婚外不正当关系而签订的“分手协议”本质上可以看做是和解协议,因此,可以直接言明该协议为和解协议,且协议中关于财产支付的内容应符合善良风俗,其内容不得涉及金钱与性的交换、身份的交换等。

(4)在实务中,财产接收方应尽量证明自己所接受的财产协议是善意的、是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符合社会普通大众所接受的一般道德标准,那么此时“分手协议”有效的概率也会加强。

(5)最后,需要强调的是,“分手协议”往往伴随着婚外同居而产生,而对外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婚外同居很有可能涉嫌重婚的刑事犯罪风险,因此,外面的世界无论多精彩,且行且珍惜。

来源:杜佳(律师)

    延伸阅读:
  •     律师:录音取证10大技巧
  •     离婚后遭到前夫的威胁怎么办?
  •     夫妻一方找不到对方能离婚吗?离婚找不到人怎么
    • 推荐阅读
      在司法实践中,确实有不少案件,因为录音证据起了关键作用,让持有该证据的当事人胜诉。这样的案例不时就有报道,有些
      最近更新
      在司法实践中,确实有不少案件,因为录音证据
      新华社昆明10月14日电(记者罗沙、王研) 2019年10月
      无锡高架桥侧翻事故让人震惊,调查组初步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