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鹦鹉案”当事人继续申诉无罪

深圳“鹦鹉案”当事人继续申诉无罪

深圳“鹦鹉案”再起波澜。王鹏于2018年7月9日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申诉状,请求:撤销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刑终1098号刑事判决书,启动再审,改判王鹏无罪。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天已对此立案审查。

(此前报道:鹦鹉案终审宣判 王鹏被判有期两年罚金3000元 最快5月17日可刑满释放)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7年3月30日作出(2017)粤0306刑初323号刑事判决,以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王鹏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王鹏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3月30日作出(2017)粤03刑终1098号刑事判决书,在法定刑以下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现王鹏已刑满出狱。

申诉状中提到,深圳鹦鹉案已经尘埃落定。原二审判决较之一审判决,有所进步,体现了司法的善意,但该判决仍是“打折的正义”。

王鹏辩护律师徐昕告诉记者,申诉人王鹏已获自由,本应安于家庭生活,不问过往,但申诉人的遭遇不是个别,法律“陷阱”存在一天,许许多多的王鹏就随时可能掉入陷阱。王鹏决意提起无罪申诉,既为个人清白,也为万千已经、正在或可能落入法律“陷阱”的国人,更为促进司法解释的修改,推动野生动物保护制度的完善。

申诉状里还提到,现实中养鹦鹉的人非常多,很少有人意识到可能涉嫌犯罪,法律红线应该是鲜明的,深圳“鹦鹉案”也涉及大量鹦鹉饲养者,乃至各种野生动物的饲养者和使用者,涉及法律规则是否合理的问题。

律师为王鹏草拟的申诉状中强调,申诉人王鹏不反对野生动物保护,不反对动物福利,申诉人所希冀的,是寻求人与自然、人权与动物福利的平衡,而不应在《刑法》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进行扩大化解释,超出一般国民对“野生动物”概念的预期,又没有适当的宣传,甚至国家林业局的官网上的答复都把鹦鹉的保护等级弄错,如何指望申诉人能区分和知悉?

    延伸阅读:
  •     上海首例“咸猪手”案今日宣判 男子地铁猥亵被
  •     孙小果再审案件开庭审理
  •     张扣扣为母复仇杀3人 二审维持死刑
    • 推荐阅读
      近年来,在公共交通领域发生的性骚扰、猥亵事件经常见诸报端。今天(10月15日),记者从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获悉,上海市轨
      最近更新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印
      绑架罪在社会中是一项严重的暴力犯罪行为,然而
      在很多杀人案例中,犯人都会刻意强调自己是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