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员工3诉公司索偿加班费等90万 被判获赔8652元

南都讯 近日,平安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平安科技”)成了劳动报酬纠纷的“主角”,企业前员工杨先生以欠薪为由向其发起诉讼。福田区人民法院于4月初开庭审理了这起劳动报酬纠纷案。

口头约定年薪百万,执行一年后开始“赖账”?

据悉,杨先生通过社会招聘于2016年1月29日入职平安科技,职位是平安科技保险类移动开发团队健康云移动开发组的分组经理,在职期间,杨先生曾先后被调动到企业移动渠道平台团队和移动渠道平台团队官网产品运营组。

前员工3诉公司索偿加班费等90万 被判获赔8652元

2017年7月27日,杨先生的职位由“分组经理”变更为“高级技术领域专家”。杨先生向南都记者表示,高级技术领域专家这一职位并没有“管理”功能,原先的分组经理属于企业内B类干部,需要带领团队完成一定的KPI(关键绩效指标),这一调整代表着企业改变了原先在劳动合同上与他约定的岗位属性,也意味着他被降职。杨先生的劳动合同显示,甲方(平安科技)根据经营需要聘请乙方(杨先生)从事管理工作。

前员工3诉公司索偿加班费等90万 被判获赔8652元

杨先生告诉记者,入职前,平安科技曾与他进行口头约定,表示将以年薪100万聘用他,薪酬分两部分发放:约50%作为每月薪酬固定发放;剩余部分则作为绩效工资发放,以半年为周期发放一次,上半年的绩效工资在当年8-9月发放,下半年的绩效工资则在次年2-3月发放。而实际上,平安科技与杨先生签订的劳动合同上显示,每月固定工资为人民币42000元,绩效工资的部分并没有在合同上有所体现。

杨先生解释,对于并没有在合同上体现的“绩效工资”,平安科技在2016年有遵守口头约定并进行发放,在2016年8月和2017年4月,他收到了共计超过40万元的绩效工资,换言之,杨先生2016年全年工资共计约96万元,年薪接近百万。杨先生认为,2016年年薪未达到100万是因为自己于当年1月入职,截至年末其实未工作满12个足月。然而到了2017年,平安科技并没有像2016年一样按照原先的口头约定那样,继续向杨先生发放绩效工资,杨先生的年薪骤然减半。

于是,在上半年工作结果被考核为“胜任”公司却为未放绩效的情况下,要求被告方平安科技支付2017年上半年绩效工资259650元也成为了杨先生在这起诉讼中的首项诉求。

对此,平安科技的代表律师称,企业已经按月足额向原告杨先生支付工资,每月工资结构已经包含绩效工资,且双方并无绩效工资的约定或规定,企业没有义务支付所谓的绩效工资。随后,平安科技又举证表明,杨先生在仲裁阶段请求效绩工资,在一审阶段请求绩效工资,在证据清单中又主张为内勤奖金,并不清楚要请求什么,请求毫无事实证据。

另外,在举证合同范围内的工资时,杨先生称,2016年入职时,他每月固定薪酬为42000元,后加薪则变更为每月43260元。对此,平安科技方面却称,不确认杨先生薪酬工资单的真实性,并认为该证据不具有真实性,不是平安科技发放。法院随即查证,这一证据来自平安科技公司HR通过电子邮件向杨先生发送工资单,核实工资数额后对平安科技进行了处罚。

对于合同之外的绩效部分,平安科技的代理律师陈述,双方无约定该内勤绩效奖金,公司也无明确标准,是灵活发放。但由于缺乏书面证据佐证绩效工资的发放标准,法院最终判决,对原告杨先生主张要求被告平安科技支付2017年1-6月份的绩效工资不予支持。

打卡记录并非考勤记录,索赔加班工资被驳回

除此以外,杨先生在该起案件中还有两项主要诉求,要求平安科技支付2017年10月份未足额支付的工资差额8652元,和支付2016年2月1日-2017年7月31日正常工作日加班工资243877.4元。

杨先生称,2017年10月,平安科技以消极怠工为由,扣罚工资8652元。庭上,平安科技表示认定杨先生“消极怠工”的理由是收到员工投诉,称其在职场“开手机看电视”,且杨先生在工作任务上缺乏与领导沟通解释,公司PS系统及日报系统中无有效记录。事后,杨先生向记者表示,他认为平安科技对此的举证纯属捏造。

前员工3诉公司索偿加班费等90万 被判获赔8652元

对此,法院判决认为,平安科技在消极怠工”的确切含义和相关事实上的证据证明并不充分,所以判决平安科技要向杨受良支付2017年10月份工资差额8652元。

而对于索偿加班工资243877.4元,杨先生主要以工卡和刷脸记录作为主要依据进行举证。平安科技表明,打卡记录只是出入记录,并不能作为考勤记录,且杨先生的职位较高,企业并未对其实行考勤制度。在实际工作中,员工需要严格实行规定的加班审批制度,除了国家法定节假日的加班审批之外,杨先生并没有工作日加班的审批。同时,杨先生也有按照加班管理办法的规定亲自审批下属的加班,所以其主张的加班时间没有任何的审批记录证明和事实依据。

平安科技指出,原告杨先生每月工资4万余元远高于同行业工资水平,每月工资已包含所有工作时间的工资,并且其在仲裁阶段变更仲裁请求的前后所主张的加班时间相差2到3倍,对加班时间的请求前后矛盾,不具可信度。

由于再次缺乏相关的文字证明,法院对于原告杨先生这项讼诉请求也予以驳回。

同时发起三场诉讼,索赔共90万元

杨先生就欠薪事宜发起和平安科技这起劳动纠纷案以外,由于在上述案件中,平安科技以公开发布内部信的形式,通过邮件和微信向员工传播杨先生消极怠工,杨先生以侵犯个人名誉权为由二次起诉平安科技,要求赔礼道歉和赔偿精神损失费1元,该案件目前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同时,由于平安科技与杨先生签署的劳动合同日期是2017年1月29日-2019年1月28日,在合同未到期的情况下,杨先生称其在2018年1月19日收到了企业单方面解雇他的消息,通知他不用上班,对于这一毁约,杨先生发起第三次诉讼,要求赔偿。

杨先生告诉南都记者,综合2017年全年未收到的绩效工资约50万元、企业未向其支付加班费20万元以及公司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应赔偿20万元,他一共向平安科技索偿90万元。对于第一起劳动纠纷争议,由于法院最后判决平安科技向杨先生支付2017年10月份工资差额8652元,对案件中其余两项请求予以驳回,杨先生表示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短期内会继续上诉。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黄玉凤 黄玮

    延伸阅读:
  •     张扣扣为母复仇杀3人 二审维持死刑
  •     加拿大男子走私毒品获死刑 解读:有新罪重审可
  •     白银连环杀人案罪犯高承勇今日被执行死刑
    • 推荐阅读
      2019年4月11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并当
      热门精选
      最近更新
      在婚姻的冲突中,我们应该用非攻击的方法来表
      在校园暴力犯罪中,杀人要被判刑,法律依据是
      在当今的社会中,网络和通讯技术也在高速的发